fg电子游艺

共享汽车生存愈艰(2)

  04:49:18新京报

  

创意图片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力帆的芬达汽车暴露在硬沉积物中,问题频繁发生。母公司很难提供帮助;共享旅游业“看起来很漂亮”

(上B09版)

力帆“很难保护自己”

作为母公司的力帆控股显然无法保护自己。

根据力帆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,该公司的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的该公司非限制性股票的6.04亿股被冻结。力帆控股持有的力帆控股股份的持股比例为97.28%,冻结期为3年。其中,已认捐5.93亿股,未抵押10,510,800股。

与此同时,力帆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也进行了高额的股权质押,或者表明主要股东和上市公司面临财务压力。根据力帆的公告,截至2019年5月31日,力帆控股持有该公司约6.21亿股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47.24%。其中,质押股份数量为5.93亿股,占公司持股总数的95.59%,占公司总股本的45.16%。

力帆股份的现状更不容乐观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力帆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70%以上。 2019年第一季度,力帆总资产为268亿元,负债总额为193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72%。由于高流动负债,5月17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力帆公司发出询问函,要求他们披露未来的还款计划,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和偿还债务的风险。

力帆股份于5月25日回复称,由于询问范围广泛,涉及时间长,未来工作的后续安排,部分问题中提到的问题仍有待进一步确认,评估机构和审计会计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,并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,并被允许推迟回复。

事实上,力帆汽车近年来一直面临着生存困境。除了传统燃料汽车的被困销售外,力帆于2006年进入新能源领域,但之后遭遇了欺骗问题,生产和销售一度停止,整个企业陷入了恶性循环。

在这样的状态下,力帆控股和力帆股份很难护航,更不用说支持汽车的使用了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力帆汽车和熊猫汽车主要用于资本交易,即力帆控股增加了对熊猫的资金。不会干扰汽车的实际运行。

共享旅行问题突出显示

近两年来,随着共享汽车领域的快速发展,共享旅游问题日益突出,一些实力较弱的企业纷纷倒下。

2017年3月10日,国内电动车分时公司“朋友友”表示,由于投资资金不到位,决定停止运营。车友在线APP,服务器和离线客服,车辆租赁业务已经停止服务,用户收到退款后; 2017年10月,共享车平台EZZY还宣布终止EZZY平台服务并进行清算和清算工作; 2018年5月20日,麻瓜旅行共享新能源汽车也正式停止服务。

非法记录,其中用户的主动合规率接近40%,被动合规率超过50%。如果不及时干扰和处理,将严重影响平台的正常运行。

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共享旅行具有市场发展的潜力,但如何操作和开发,测试所有旅游公司,任何一个不当处理,都将面临退出的风险。

知名汽车媒体评论员刘世玉曾就此问题发表评论,一方面是管理问题,我们如何从公共资源的角度管理这些车辆,包括车辆停放,车辆违规,报废,维修,并经常存款资金管理;另一方面,使用汽车的质量,这将决定从使用到回收的整个过程。

运营和盈利能力等问题需要解决

目前,中国共享汽车用户的普及率仍然不高。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Jundi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国消费者处于共享汽车行业分时租赁服务的“试用阶段”,品牌忠诚度不高。

此外,在实际使用期间糟糕的用户体验也可能阻碍分时服务的传播。上述调查报告显示,中国消费者在使用分时服务时比汽车品牌本身更注重服务体验。消费者最看重的三大因素是他们也方便拿起汽车(29%)。价格和服务(27%),安全和保险(26%),而只有5%的用户关注汽车品牌。

虽然需求方面较弱,但平台运营也很困难。《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》分时租赁成本主要包括车辆购置固定成本,运营网络建设,车辆保险投资,车辆损坏,停车成本,技术开发和维护成本,车辆管理成本等运营成本。以及客户终端的营销成本。收入几乎完全来自车辆的租金。汽车共享是一种非常注重成本的运营模式。许多平台的初始成本相对较低。例如,汽车的成本远低于Car2go的成本。初期投资压力很小,但需要大量的推广和运营。资金,后续资金企业的后续跟踪测试也在增长。根据现有的商业模式,几乎所有运营商都很难实现收支平衡。

尽管如此,许多公司仍然坚持分享旅游业。华电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岳殿伟在5月10日举行的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表示,目前的共享旅游确实面临一些困难,但分享旅游的时间不长,没有好的商业模式供参考。每个公司都在考虑运行,思考它。

不过,岳殿伟也表示,现在原始设备制造商正在投资这个行业,不仅国内原始设备制造商已经投入,而且丰田和戴姆勒还与国内共享旅游平台合作。世界各主要原始设备制造商都对未来的旅游业和OEM的转型持乐观态度。 “我认为英雄们看到同样的事情。这个行业的未来应该是非常好的。如何摆脱困境,用我们的勇气克服困难,创造更美好的明天是我们的问题。”

B09-B10版本编写/新京报记者魏帅

创意图片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力帆的芬达汽车暴露在硬沉积物中,问题频繁发生。母公司很难提供帮助;共享旅游业“看起来很漂亮”

(上B09版)

力帆“很难保护自己”

作为母公司的力帆控股显然无法保护自己。

根据力帆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,该公司的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的该公司非限制性股票的6.04亿股被冻结。力帆控股持有的力帆控股股份的持股比例为97.28%,冻结期为3年。其中,已认捐5.93亿股,未抵押10,510,800股。

与此同时,力帆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也进行了高额的股权质押,或者表明主要股东和上市公司面临财务压力。根据力帆的公告,截至2019年5月31日,力帆控股持有该公司约6.21亿股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47.24%。其中,质押股份数量为5.93亿股,占公司持股总数的95.59%,占公司总股本的45.16%。

力帆股份的现状更不容乐观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力帆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70%以上。 2019年第一季度,力帆总资产为268亿元,负债总额为193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72%。由于高流动负债,5月17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力帆公司发出询问函,要求他们披露未来的还款计划,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和偿还债务的风险。

力帆股份于5月25日回复称,由于询问范围广泛,涉及时间长,未来工作的后续安排,部分问题中提到的问题仍有待进一步确认,评估机构和审计会计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,并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,并被允许推迟回复。

事实上,力帆汽车近年来一直面临着生存困境。除了传统燃料汽车的被困销售外,力帆于2006年进入新能源领域,但之后遭遇了欺骗问题,生产和销售一度停止,整个企业陷入了恶性循环。

在这样的状态下,力帆控股和力帆股份很难护航,更不用说支持汽车的使用了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力帆汽车和熊猫汽车主要用于资本交易,即力帆控股增加了对熊猫的资金。不会干扰汽车的实际运行。

共享旅行问题突出显示

近两年来,随着共享汽车领域的快速发展,共享旅游问题日益突出,一些实力较弱的企业纷纷倒下。

2017年3月10日,国内电动车分时公司“朋友友”表示,由于投资资金不到位,决定停止运营。车友在线APP,服务器和离线客服,车辆租赁业务已经停止服务,用户收到退款后; 2017年10月,共享车平台EZZY还宣布终止EZZY平台服务并进行清算和清算工作; 2018年5月20日,麻瓜旅行共享新能源汽车也正式停止服务。

非法记录,其中用户的主动合规率接近40%,被动合规率超过50%。如果不及时干扰和处理,将严重影响平台的正常运行。

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共享旅行具有市场发展的潜力,但如何操作和开发,测试所有旅游公司,任何一个不当处理,都将面临退出的风险。

知名汽车媒体评论员刘世玉曾就此问题发表评论,一方面是管理问题,我们如何从公共资源的角度管理这些车辆,包括车辆停放,车辆违规,报废,维修,并经常存款资金管理;另一方面,使用汽车的质量,这将决定从使用到回收的整个过程。

运营和盈利能力等问题需要解决

目前,中国共享汽车用户的普及率仍然不高。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Jundi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国消费者处于共享汽车行业分时租赁服务的“试用阶段”,品牌忠诚度不高。

此外,在实际使用期间糟糕的用户体验也可能阻碍分时服务的传播。上述调查报告显示,中国消费者在使用分时服务时比汽车品牌本身更注重服务体验。消费者最看重的三大因素是他们也方便拿起汽车(29%)。价格和服务(27%),安全和保险(26%),而只有5%的用户关注汽车品牌。

虽然需求方面较弱,但平台运营也很困难。《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》分时租赁成本主要包括车辆购置固定成本,运营网络建设,车辆保险投资,车辆损坏,停车成本,技术开发和维护成本,车辆管理成本等运营成本。以及客户终端的营销成本。收入几乎完全来自车辆的租金。汽车共享是一种非常注重成本的运营模式。许多平台的初始成本相对较低。例如,汽车的成本远低于Car2go的成本。初期投资压力很小,但需要大量的推广和运营。资金,后续资金企业的后续跟踪测试也在增长。根据现有的商业模式,几乎所有运营商都很难实现收支平衡。

尽管如此,许多公司仍然坚持分享旅游业。华电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岳殿伟在5月10日举行的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表示,目前的共享旅游确实面临一些困难,但分享旅游的时间不长,没有好的商业模式供参考。每个公司都在考虑运行,思考它。

不过,岳殿伟也表示,现在原始设备制造商正在投资这个行业,不仅国内原始设备制造商已经投入,而且丰田和戴姆勒还与国内共享旅游平台合作。世界各主要原始设备制造商都对未来的旅游业和OEM的转型持乐观态度。 “我认为英雄们看到同样的事情。这个行业的未来应该是非常好的。如何摆脱困境,用我们的勇气克服困难,创造更美好的明天是我们的问题。”

B09-B10版本编写/新京报记者魏帅